主页 > P艺生活 >一座有历史的城市?老街屋与老城区的未来 >

一座有历史的城市?老街屋与老城区的未来

2020-06-14 热度687
阅读535

一座有历史的城市?老街屋与老城区的未来

文/王昱登.摄影/董昱

从新竹火车站附近至城隍庙一带,在开发已久的新竹老城区中,还有许多老屋在此耸立,见证了这块土地好几代的变迁。提起老屋,大部份人会直接联想到具有文化资产身份的「古蹟」或「历史建筑」,然而,城市中老屋的价值,绝不仅止于单点的文化资产,也在广泛分布于街区中的老街屋。这些市民每日经过的建物,若能妥善保存、活化,融入当代生活中,新竹才能真正算是有历史的城市。

新竹汉人建城的历史,可以追溯至清代。新竹清代时期的老屋,其中最知名的几间,大多已有文化资产的身份:例如位于北门街的郑氏家庙,或者重要的信仰中心新竹都城隍庙。越靠近市中心,清代时期的老屋越难找到,因为新竹市中心大多是高度发展的商业区,绝大多数区域早已改建,往昔的建物风貌,只能从文献上寻找蛛丝马迹。然而在相对外围的区域,例如竹莲里、香山或南寮,仍可见到一些经典的闽南三合院。

相较之下,日治时期的街屋,在新竹留存的数量较多,在旧城区与火车站前最为常见。新竹日治时期的街屋,外观上相近于北部同时期的建物,以线条简单、乾净俐落为特色,有部份是红砖或洗石子立面,很容易在街道上被辨认。二战后的老房子在新竹也不少,大多以重複性的线条、铁窗花与小口砖为主要特色。

在市区的老房子里面,日治时期的街屋虽然数量众多,但保存得不甚理想。因为大多是砖造或加强砖造,其中,有蛮大一部份仍持续被使用,但因为建材限制,修缮上有很多困难,例如屋瓦年久失修,强风下会被吹飞;或者过去大多为编竹夹泥墙或砖墙的工法,因此常有漏水或墙面剥落的问题。再加上若要按照过去的建筑工法,修缮成本很高,屋主大多会用现在简便的材料,例如水泥与铁皮等材料包起来。如此一来不仅外观不甚美观,长久下来也可能衍生其他问题。

日治时期老屋因为使用率仍高,在活化上会遇到建筑年代落差的课题。许多日治时期的老屋,现今大多作为单纯店面使用,採用现代的装潢或格局去设想,进而造成一些问题:例如樑柱直接被包起来,以致于蛀虫不被发现,或者将旧有结构拆除而无法复原。例如东门圆环的NET,过去是日治时期的新竹州产业会馆,但不论从外观或内部,一般人都很难察觉这段历史。

按照使用方式,新竹的老屋可以概略分成两类:有出租使用以及并未出租使用。首先是出租使用的老屋,这类型的房子因为目前仍持续使用中,在房屋的基础设施上多数有被维护。以漏水及房屋结构的补强来说,出租使用的房子都至少会被租客因为日常使用的需求而时常修缮。比起无人使用的房子,至少让这些老屋继续地存在于街道上,不至于坍塌。然而,简单的修缮不一定能让老房子作为历史景观的见证。许多租客为了商业的考量,除了修缮新竹老屋的现况之外,还会重新装潢店面,甚至大程度地改造立面,这样的状况在火车站及城隍庙周遭等新竹最为热闹的商业区,随处可见。

而尚未出租的老屋中,闲置许久的房屋不在少数,在市区很容易发现巷弄中大门深锁的红砖老屋。诸多老屋因为闲置而无人日常管理维护,导致倾颓崩坏,彷彿一个无解的向下循环:因为闲置而导致房屋毁坏,越是毁坏的房屋更不会让人愿意整理,度过几十个年头后,终究只留下断垣残壁。

并未出租,但仍继续被屋主使用的老屋,大多还维持完整,但岁月还是造成了房屋部份的毁坏,尤其是屋顶以及墙面的漏水或小规模崩塌。这些损坏大多会立即被补强,但随着老师傅的退休以及建筑材料的更新,老屋往往没办法找到原有工法或材料来维修,只能选择最经济实惠且快速的方案,也就是使用大量的铁皮和浪板来补强。

总体而言,新竹屋主或租户所面临的老屋保存与活化困难,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修缮责任归属不清:

不论是产权所有人或租户,纵使没有要拆除老屋,单单维护上便可能遭遇困难。究竟维护责任是在租户还是屋主呢?即使是屋主自用,老屋也大多产权複杂,因此修缮经费该由谁出资,容易谈不拢,以致于停摆、闲置。

修复工法问题:

工法上,虽然文史界常提倡「修旧如旧」,实务上修复老房子的工法,确实跟现在主流的建筑工法不同。因此有意修复的屋主,常会面对找不到合适工班,或者缺乏相关知识的情况。

进驻及维护成本高:

老房子因建物年份久远,修了往往很快就会再度出现问题。而对于新租户而言,进驻使用的启动成本也相对较高。例如见域工作室曾访调过的渔香甜不辣,当初进驻老屋时便面临很糟的屋况。启动与维护成本高,连带影响年轻店家进驻使用老屋的意愿。

经济效益不高:

老屋因为普遍屋况老旧,再加上建筑格局已与当代不同,自住上常会遇到问题,即使出租利用,空间条件也比不上新建的店屋。总体来说,便会被认为经济效益不高,进而影响使用与保留的意愿。

留不住的老房子

「老屋在此未必闲置,更常见的反而是出租给店家使用。出租自然是最直接、容易的空间利用方式,但许多屋主期待能获取更高的经济利益。」

新竹旧城区的商业活动仍旧相当繁荣,街区店家更替快速,产权移转也时有所闻,老屋在此未必闲置,更常见的反而是出租给店家使用。出租自然是最直接、容易的空间利用方式,但许多屋主期待能获取更高的经济利益。例如近年来北门大街上如「太睿国宝」与「兴传」等指标性的大楼建案,都是在商圈移转后,老屋不易使用与出租,原屋主选择将土地卖予建商;让关心老屋者唏嘘不已之余,反映的其实是更深层的经济动机问题。

对于任何一个老屋所有权人而言,老屋的去留与利用都是项难题,最终的结局往往是多方考量下的答案。以见域工作室这几年调查下来,我们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老屋能够创造出的利益不足。空间不足、结构倾颓等问题阻碍了老屋的持续利用,若要解决这些问题,又必须让所有权人出资,而且金额不小。这时,如果这间老屋是家族中的「起家厝」,通常就会闲置数年或是出租,除非面临倒塌危险,所有权人才会做最低限度的修缮。但如果不是起家厝,一旦有建商愿意收购或者改建都很容易推行。长久下来,街区自然留不住老屋。

「公部门的资金及人力有限,不可能将每一间老屋通通登记在册,并都有完整妥善的修缮及管理计画。」

「老屋持续被理解为文化部门的範畴,提倡原屋原地、修旧如旧等等。然而,完全旧有的建物,在现代是难以存在、被持续利用的。」

「公部门大多倾向将老屋视为纯粹私有财产的範畴,并未主动地透过都市规划,推动街区再生与老屋保存。」

老屋逐渐消逝,那幺该由政府来保护吗?透过公部门的资金和权力来指定保存,是现在台湾比较普遍能够留下老屋原貌的方式。然而,这种方式存在许多缺点。公部门的资金及人力有限,不可能将每一间老屋通通登记在册,并都有完整妥善的修缮及管理计画。再加上过去由公部门管理的文化资产,难以创造出让人耳目一新,或能永续经营的案例。最常见的结果就是开设成博物馆,成为开放的公共空间。此外,再加上一些讹传的推波助澜,老屋所有人普遍认为指定为文化资产不仅没有经济效益,更有可能使得房屋「被充公」,平白让自家的财产送给政府。所以新竹除了文化资产(大部份产权属于政府),而私人的老屋多数没有文资身分,重建改建的案例林立,逐渐也让整个老城区的历史感随之消失。

见域工作室当然期待新竹这座老城中,可以保留下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老屋。老屋们如果能够保持原本的姿态,矗立在街道巷弄之中,过去的故事就可以跟着房屋被保留下来。但单靠这种缅怀过去美好时光的情怀,不足以让老房子能妥善地被保留下来,顶多只能依靠少数想好好对待老屋的屋主,或是期待公部门可以来将老屋指定为文化资产。

从公部门的思维到一般市民的理解,老屋持续被理解为文化部门的範畴,提倡原屋原地、修旧如旧等等。然而,完全旧有的建物,在现代是难以存在、被持续利用的。而只将希望寄託在文化资产身份的保护效力,不仅存在侷限,更将老屋「特殊化」,不再与一般人的生活及经济活动有所关联。

政府若要有积极作为,更应该做的是将老屋政策放入都市发展的蓝图里,将老屋视为街区样貌与文化经营的重要一环。然而,现行的新竹都市规划相关法规中,并未将老屋视为重要的政策对象。见域工作室观察,公部门大多倾向将老屋视为纯粹私有财产的範畴,并未主动地透过都市规划,推动街区再生与老屋保存。然而,当老屋成为都市规划进程的一部份,它才是有未来的,可以持续地融入现代生活中,才有机会成为不需要「被特别保护」的存在。

「不是全然复旧,从外观到内装完全和过去一模一样,而是能依照使用的需求改造,但必须找出这间老屋最能够代表它背后故事的核心为何?」

事实上,更精确地来说,老屋最集中的新竹旧城区,并不是多数的老屋都被拆除,只是难以在街道上辨认出来。除了前面提到因为瓦片屋顶难以修复的关係,多数都已经换成铁皮屋顶之外,因为这里是新竹核心的商业区,许多老屋都出租使用,店家为了营业和宣传加设的招牌和外观装潢,常将老屋原本的风貌藏了起来。由这件事就可以知道,老屋的风貌和文化在这些使用者的观念中,尚无法为他的事业加分。

见域工作室期待看到的新竹老屋风貌不是全然复旧,从外观到内装完全和过去一模一样,而是能依照使用的需求改造,但必须找出这间老屋最能够代表它背后故事的核心为何?并将其结合进房屋的改造中。唯有如此,才能在保存和利用中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举例来说:一间五十岁的砖造两层楼老屋,能保持原来富有时代感的立面非常重要,但内部装潢和空间格局,当然可以依照当代的使用需求来改造,额外规划吧檯、厨房,又或者改建厕所及加装空调设备,对于这些现代住宅使用的方式,不需要墨守成规地认为一切只能照旧而不能更新。

在老屋保存及再利用的路上,新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前进。「紧张老屋消失得太快」这件事情就像是一个幽灵,令持续不断地认识、关心老屋的朋友们烦恼不已。经过这几年的参与,我们明白这件事急不得。见域工作室创立之初,就打算透过实作来重新帮老屋找回价值。然而从论坛筹办、访调工作等等,直到第三年才在多方条件的配合下,开始了比较有计画的老屋再造,并投入相关的老屋活化辅导计画。

对我们来说,新竹老房子现在的样貌,只能算是勉强及格,至少房屋本体有被保留下来。而更进一步发掘老屋背后的故事,甚至活化空间等等,虽然是我们心中期待看到的样子,也只能一步一脚印,与每位老屋所有权人、使用者面对面地沟通,找到一个比现况更好的老屋使用方式。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除了文资教育之外,我们需要在新竹的街区里出现一些典範:能看到保存老屋不等于在生活品质上妥协,种种的使用都能符合现代的生活水準,却更凸显出额外的老房子价值。到目前为止,新竹仍旧还没有太多这样的典範出现。我们期待有一天,新竹的街区能由下而上,引发示範效应,让老屋的迷人之处,成为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因而,见域工作室自己的据点也尽力活化老屋,而旧城区如江山艺改所、周益记等,都是这方面努力的先驱。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洲必赢备用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亚美优惠永远多一点来必送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