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艺生活 >一座浮城的失物写真──陈冠中《什幺都没有发生》 >

一座浮城的失物写真──陈冠中《什幺都没有发生》

2020-06-14 热度562
阅读578

一座浮城的失物写真──陈冠中《什幺都没有发生》

张得志,可以说你不得善终吗?你一辈子拒绝并闪避任何形式的羁绊与牵挂,但如此独善其身,鄙弃温馨情愫、悲悯情怀的你,终究还是免不了有未完的计画,未了的俗愿。你对人生的态度就像那首你听得厌烦的流行老歌〈潇洒走一回〉,你可以拿青春赌明天,但无意体会人间忧伤。可是,浊世如斯搅浑,翻滚一遭,你到底没能孑然一身清净而去。

我以为你是香港人的缩影。

然而,香港人该是什幺个模样?现实自私,寡淡势利?活在一座纸醉金迷、过客万千的浮城,老实认真的人或许就注定要输得一败涂地。投机取巧,见隙插针才能顺势而起,平步青云。你的确深谙生存之道,但你对成长的香港并没有一丝孺慕,更遑论归属感。你甚至不想在那里留住(建立)一幢疲累的时候可以回去的房子,所谓的家。

你精专于赚取财富,却又不恋栈财富;你八方游历,见多识广,通晓人性,但并无兴趣玩弄人性于股掌之间。你娴熟金钱游戏,但不热中人际心机。你对生活,甚至于自己的生命,一直都是採取若即若离的态度。可是,人一旦有所涉入,哪有不沾不染的?所以你漂泊,漠然,不轻易回首。你远远的逃躲着,不作长久的停留,只为那世俗的责任会让你觉得贫困,并且深度地感到孤独。你不想掉落那样乏善可陈的陷阱。

香港人真的像棉絮飞籽没有根?

香港人是没有故事呢,或是擅于创造璀璨繁华而羞于曝露绚烂表相下杂碎平凡的故事?

张得志,本来我以为你是全体香港人的缩影,但读完你忏辞般的自我陈述之后,我明白了你不是没有故事,只是你的故事没有围囿于香港这方弹丸之地罢了。香港是你故事里的一个重要场景,几个关键时刻的转捩点。你半生奔波的经历从香港启始落笔,然后向岛屿之外不断拓张,漫延写去。一如香港从来就是一座机会之城,开放之都,它总难是独当一面(无论英殖时期,或现今中国明里暗地的种种干预)的主角,而恆长是完美的过场龙套。

张得志,我想你不必然是香港人的缩影,却是芸芸香港众生中一张实实在在的脸孔写真。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香港回归中国一週年,放假一天,什幺都没有发生。」

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什幺都没有发生?

将镜头拉近至两年前发生的震动国际社会的「雨伞运动」,难道不是每一个香港人在九七大限前后,心底早已埋下忧患的苗种,酝酿觉醒,等待觉醒,终于觉醒?

什幺都没有发生,是因为没有期待,还是所有期待尽数落了空?

作家陈冠中笔下的张得志习于切割,惯于旁观,疏漠于任何关係的经营维繫。就像他自己直言不讳的「根,对我真的是一点没意义的,装不来。」心声,那若非香港人最深沉的浮萍心态,也已是最直觉的反射意识了吧。香港开埠以来的历史凿遍恣妄的闢痕,土地是别人的,理想是借来的,割租、侵占与归还之间,即便时至今日,一切兴衰起落,皆非在那爿岛上日常生活的港人能够真正自主与贯彻的。而不完全属于自己的,就是无根无依的。

香港无疑是一座飘流之岛。不是地理上,而是人心欲念的。

为了生存,为了强壮,香港顺随大环境的潮汐见风驶舵。若有什幺是幸运的,大抵是他们还有活在当下一刻,浪涛上前进的自由。然而,九七之后的近二十载,就连那份「有框架的自由」也屡屡遭遇挑战,一大片厚厚阴霾笼罩在必须拥有独立权利的自由之上。前程将掩的黯淡,让整座香港岛心浮气躁起来。自由的梦无论作多久,都不会有人愿意被敲醒。没有根?好,那就开始扎根,纵然阻难未卜,但总胜于来日回望,竟然什幺都没有发生过。

倘若《什幺都没有发生》是在叩问香港当代与未来的危机。那幺,掩卷之余,心里既是悲观,又不全然是丢失希望的。悲观是因为张得志(或可视为香港人普遍潜意识的化身)这个心理上失根,浪迹四海,最后横死异乡的香港人角色;也因为「没有一件事是可以依计画完成的」这幺一句──邪恶的谋算不一定成功,追求的宏愿浩志不见得会失败,而充满希望的可能。

小说读毕,陈冠中当年看似轻若鸿毛的「什幺都没有发生」几个字──原来已不是寓言,不是结语,而是对香港前途殷切且着急的警句!

什幺都没有发生?怎幺可以什幺都没有发生!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