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艺生活 >ICO照妖镜 — 非工程专业的大众如何判断区块链案子或虚拟货 >

ICO照妖镜 — 非工程专业的大众如何判断区块链案子或虚拟货

2020-06-07 热度412
阅读407

ICO照妖镜 — 非工程专业的大众如何判断区块链案子或虚拟货

自从”区块链”取代了”AI”和”物联网”在募资会议上被提及次数的总冠军,以及常常耳闻写张白纸就拿几千万美金的 ICO 案子后,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一堆傻眼猫咪的 ICO 案子都出来募资 。

不过从中下半年开始就明显感受到 public sale ICO 的案子相对变少,一来因为虚拟货币目前在一个可怕的熊熊市场,许多人开始冷静了 ;二来也因为熊市,团队要跟一般大众募到跟以前一样的可怕金额难度更是加倍;再来也因为一些大型机构投资人开始积极进入区块链项目投资,所以很多案子乾脆就直接找机构投资人来募资,放弃了累得要死的 public sale;又或是美国会比较明显的原因,就是证劵交易委员会对于很多 ICO 会抱持着认定是 security token 而必须遵守证劵法相关规定来处罚不守规定的发币业者,因此 越来越多要发币的公司决定还是回到老方法 ,跟 机歪的 VC 募资。

但由于区块链/ICO 的特性是让全球民众一起参与/投资,所以一旦上了交易所,或是渐渐看到有些改成用 security token 的方式来募资 ,还是会遇到很多不是很清楚区块链的人被烧到,在没搞清楚情况下就投资,一来可能痛苦赔钱,二来也促长了不肖业者诈骗的气势,搞坏圈子,让真的想好好做区块链案子的人更累。

因此想在这较冷静的时机,分享一点小弟的观察和感想,从一般非工程的大众角度,可能可以怎幺初步的判断这是不是一个靠谱的 ICO 或股权/代币私募案。

前言

我会看三个 W:Why? Who? How?1. Why : 为什幺这需要用区块链?

区块链新创大部分都是提案用区块链在一个既有的产业应用,所以比较不太需要像之前在评估 app/web 案子一样去思考这是不是一个 real problem。但反而是另一个更尴尬的现象出现:

这问题真的需要用区块链解决吗?

这真的是最基本的出发点却可能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点。稍微看一下介绍 bitcoin 的文章,就知道这种发明是在追求一种去中心化的世界,在彼此没有信任的基础下也可以安心的做交易,基于实在是痛恨银行拿我们的钱乱搞的 2008 的时空背景下。这是比特币当初被发明最主要的原因。因此在看一堆区块链服务时,可先好好思考,为什幺这服务需要去中心化,有个中心化的伺服器或是中间人是如何不 make sense?如何造成使用者的困扰?假设拿掉这个中间人,是可以带来多大的价值?

更何况,区块链本质是一个用效率来换取安全性的资料结构,虽然全球一堆人才正在努力提升两大鍊的效率,或是推出自己的超快速交易鍊 ,但在新突破正式上路之前,目前这技术的本质就是牺牲效率来确保交易的安全性 。如果在没有一个合理的应用情境下,硬拿掉中心化的成分,不但价值不明显,还让整个产业变慢,似乎不太合理。

就算是用 private chain 搭自己的 consensus protocol 去大大提升交易速度,还是像张震岳说的”我觉得不行”。因为用自己的鍊、自己的规则、自己的 nodes,实在是看不出来哪里去中心化了,那倒不如直接用 Microsoft 的套装软体都还更便宜好用。

区块链另一个常被拿出来说的特性是”不可窜改”。没错这的确是区块链的特性,但我的建议一样是要小心主打”不可窜改”,而放弃”去中心化”这个可能是一切思考起源点的案子。区块链太性感了,所以很多既有企业老闆会命令下属抢搭区块链列车,但本质是中心化的组织,也不知道可以怎幺用这技术,于是只好主打”不可窜改“。但这就是典型的先找解决方案,再找问题来解。

听到这边应该可以理解为什幺很多区块链新创都是主打金融应用,尤其是银行间的服务,因为银行间一来的确需要不可窜改的保证,二来既有方式速度是慢到会让你吃手手的好几天、收费又高,三来市场也有很大的需求是希望去掉银行或政府这中心化操控的角色。

Side note: 我这边是撇开直接专门针对区块链产业的服务来说,像是交易所、钱包、底层技术、虚拟货币的延伸服务…等原本就属于区块链产业製造出来的新项目,就不在这项讨论範围内。

2. Who : 团队

跟 VC 一样,不管是不是专业投资人,只要是在评估虚拟货币时,一定一定要看这个团队是谁、组合成分如何。我个人特别会看两点:

产业知识、经验、和”说话份量”:

区块链技术的特别之处,在于其相当特殊的定位 — 一个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是满颠覆大家想像的一个诉求点,基本上是创造了一个新产业出来,让很多事情的想像空间变很大。也因为区块链这幺性感,很容易被一堆大公司小公司拿来说嘴,号称要利用区块链解决很多产业的大问题,让听的人也觉得好兴奋,很容易冲动地站起来,要投资。

但重点还是在于执行,为什幺是这家公司 ,可以把这产业的每个伙伴/客户拉进来上你的鍊,或使用你的协定平台,去达到你号称的效果?

举常常听到的”追朔农产品来源”的应用为例子好了,的确区块链可以比目前既有人工方式还快查出到底受影响的食品还流到哪边去,或是来源是哪个农场,但这是区块链执行后的结果,而不是区块链的特质。

试想这整合要从农夫、运输物流业者、进口商、盘商、餐厅业者、甚至消费者…等,其整合、讨论、执行的工程非常大,这些都跟区块链技术一点关係都没有。食品业又可能是相对对新科技接受度较低的产业,需要一个非常有力的业者 ,才或许有机会可以真的实现当初号称的价值。因此执行团队到底是谁相当重要。

再者,要如何确保一开始上鍊的资讯是正确的,也是一个麻烦的问题。再举食品安全的例子,掺假油的厂商会在区块链上说”我掺了假油喔”,然后上鍊,好让之后消费者可以透过区块链发现”齁,他果然掺了假油”吗?

OK,我承认这例子其实满烂的,但我想说的是,整个产业不是因为有了区块链就突然像大家吃了诚实棒棒糖一样变好人,考试都考一百分。拿区块链颠覆产业当诉求点的案子,需要有更多的证据证明是这个团队的经历、背景…等可以做得到。

我满认同美国一个 crypto fund Multicoin Capital 的创办人说的话:”在区块链产业里,他们更看重团队是否有强大的行销能力”。原因是区块链产业是一个 open source 产业,所有东西都是开源,任何有程式能力的人都可以下载来做一些修改,然后推出自己的区块链服务,开薫~因此比起其他”传统”软体新创 ,区块链技术堡垒力相对较低 ,能拉出跟竞争者差距的反而是你的行销推广、代币经济设计规划、品牌名声、社群、参与的工程师、商业伙伴… 等或许可以统称为”network effect”的能力。

团队里有没有专门负责 network effect 的人,能够在一开始尽快把竞争门槛拉高,也是个相当重要且跟以前软体新创不太一样的点。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幺不少区块链新创很早期就都雇用正妹当社群负责人,聪明啊!

3. How : 代币经济 Token Economy

对于那些发币的案子,投资人另一个可以考虑的点是,这代币经济会是怎样的设计规则?但要思考这个,首先要先看:到底这服务是否真的需要他现在準备要拿空气来铸的这个代币?还是其实这代币就只是拿来募资投机而已?

大部分 Dapp 的 ICO 都是建构在 Ethereum 上,用 ERC20 代币发行,用智能合约来完成其想提供的商业价值。但如果是 native ethereum dapps,这 token 是真的必要的吗?一定要用这新 token 才能做吗?是否有可能用既有的虚拟货币也可以完成同样的事情?如果不是要做新鍊,阿这个币又只是主要拿来当作 payment 的一种,或是单纯当作 membership 记录没有其他用途,或许都不太是合理的发币原因。

不哈啦,我亲身经历一个区块链案子的负责人跟我说他发币的原因是,”可以用虚拟货币买我们的东西,多酷啊!”。

理解有其发币的原因后,如何设计一个良好的 token economy 也是相当重要。在整个架构下,如何利用这个希望真的是 utility token 的新币去满足和激励每个角色的需求和参与?如何设计让大家会 hold 这个 token 来强化且贡献在整个 network?这些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不单纯只是我要发多少限量币、创始团队留几趴、之后会烧掉多少币…等这幺交功课的讲法。

结论:不要先做解决方案再找问题来解

以上只是大方向的三个点,当然还有其他延伸下去重要的东西如 governance 的设计、consensus protocol 的设计…等,也都是有兴趣的投资人可以再下去挖的。

不过从创过业和当过创投的经验来看,我一个很大的学习且适合评估案子的点是:不要先有解决方案,再去找问题来解。要从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而不是因为我做得出来,就会有人用。除非后面的 incentive 非常之大,不然人都是懒惰的。

我其实很看好区块链产业发展,世界上也有很多真的很酷和很棒的区块链案子在进行。但区块链不是万灵丹,它并不能治疗癌症或帮你找到女朋友 ,理性看待一个产业才是对产业真的有帮助,而不是像美国长岛冰茶一样连名字都要扯上 blockchain。

喔对了,我决定从今天起改名叫 Block,而我姓陈,所以我是 Block Chen.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奥博国际在线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万博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