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坊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2020-07-07 热度837
阅读473

昨晚看到网友po了台北捷运几乎没改过的所谓「全新指标系统」,觉得为甚幺可以做事的空间那幺多,还是选择停在哪边?大修改就算了,可是细节也没有处理好,所以又花个一小时弄灯箱指标看看。设计只是提议,或是提供更多可行观点供大家去讨论看现有、「全新」、跟想像中可行的分别。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就「新」的指标灯箱来看,主要问题可以看出有:

    纷乱的资讯层级划分、版面的空间划分,让资讯接受不顺畅 底色跟资讯颜色对比不够清楚 重要的箭嘴指示紊乱 使用了不适宜背光使用、也没有考虑指标系统中、欧文字型,影响辨认性 没有考虑适当的罗马拼音站名辨认性和资讯排列比重,对外藉游客造成不便 多余的指示资料佔据了紧张的版面空间 欠实用性的转乘标誌设计 没有把握颜色对路线辨认所带来的优势

我依照捷运释出的设计图做了一系列的解说图:

1.资讯层级比例

空间必须要划分好,才不会有纷乱感。所以规划了X的空间,让箭嘴有足够空间摆放,形态也清晰;然后是Y的放路线资讯用。资讯上下必须有合理留白,除了让资讯能够清晰看见外,也让版面整体通畅、舒适,不会有累的感觉。

这组设计,我把「方形+字母」设计完全撤掉。红色、橘色为甚幺还需要加上R(Red)、O(Orange),难道没加会看不出颜色吗?如果是因为色盲人士考虑的话,直接换掉色盲人士看到的颜色就好了,不要架床叠屋多此一举,指标上的空间是很宝贵的。

颜色好好使用的话,它佔用的空间可以多点,又极有效可以辨认出线路和方向,是可以大加发挥的部份。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箭嘴摆放位置是其中一个重点。箭嘴的摆放要有方向指向性。像「转乘」箭嘴,便打破了资讯的行列,让方向自然而然看出;左右两边也放有足够留白(Z空间),让箭嘴更清晰,也由留白替它作适当的强调;最后右边留有2Z的大小,为整套指标留有一个舒适的完结。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箭嘴採用 Neue Frutiger 字型家族内含的箭嘴。小林章先生和Adrian Frutiger先生经过多组测试,在箭嘴上的视觉修正、「偷空」工作,见图中可以很好抵住光晕效应。
原有的转乘标誌太拥挤,车子没意思,「转乘」、「Transfer」字样根本看不清楚。以台湾的教育程度,「T」、「Transfer」的意思根本不会不懂,怎幺不试试只在箭嘴上加上一个「T」就完成?也减少了看资讯时各种混乱的视觉。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这次的字体分别选择了ヒラギノ角ゴ W8 跟 Neue Frutiger 的搭配。

之前不是说不要选用日语字体吗?为甚幺这次还是会推荐了?这里有几个原因:

    原有的字型也是日语笔划造成,用了那幺多年大家其实都习惯了 ヒラギノ角ゴ粗细选择多、适当,原有的黑体字虽然过粗,也不想因为换掉字型而造成太明显的突兀感,W8正好可以填补这部份 日本的高速公路已经陆续更换ヒラギノ角ゴ,个人也认为它的辨认十分高,用在指标一类需要快看的系统上正好适合 ヒラギノ角ゴ的设计有大量视觉修正,除了「喇叭口」设计能够减低背光造成的光晕效应,各种的粗细修正、二十年不断的架构修改也令他足够成熟,成为十分可靠的指标字型。(而且 OS X 也有一整套ヒラギノ角ゴ可以使用,捷运公司这部份大可以省预算。)

欧文字使用 Neue Frutiger。Frutiger 是欧洲各大机场(像希斯路、Schiphol、戴高乐机场等)、道路都指定使用的字型。是欧文大师 Adrian Frutiger 特地为指标系统设计,除了感觉友善外,各种的视觉修正也让它能够完美抵住光晕效应所带来的各种视认问题。Neue Frutiger 则是小林章先生跟 Adrian Frutiger 合作完成的新 Frutiger 版本,粗细完整、更适合数位平台用外,新的设计把视认性再进一步推进,成为更完善字型。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要了解比例,先要明白中文黑体是以一颗一颗的方块字型去阅读,反之欧文字则由字母组合成字型(wordshape)而成字。欧文字的比例大概是中文字的二份一,或是视觉上大一点点,两者粗细、大小印象就会相若,看上去舒服、清晰。而中、欧文之间的间距必须要清晰,就算在远距离看两者也要清晰、有足够空间而感觉上不会太疏离,才有整体一致、却又各司其职的视觉感受。这里只是一种示範,最终的大小必须要经实地测试,因为视觉会受环境、灯光等影响,而作相应的适当微调。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台北捷运路线名字多是5字,就算将来再多估计也不会超过7~8字,超过的话要另行再做设计,然而像松山新店线的罗马拼音名字,就已经比一般的路线名字长。一般的铁路公司,像港铁会採「数位压缩」的硬来方法把文字压缩,最后破坏了字体的对比、字腔(counter),最终破坏辨识度。所以欧文字部份一般会建议採用拥有「Condensed」(窄宽)字重的设计,像Neue Frutiger的窄宽版本在瑞士、德国等德语系国家(一般德语较英语较长,所以德语系欧文设计多有窄宽字重)便多有使用,由于本身专为窄宽设计,比例、字腔也经过字体设计师专业调较,可以完满解决欧文字过长的问题。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就算捷运公司的管理层完全不让指标系统做任何修改,也有很多细节可以修正。像中、欧文搭配因为视差做成的对齐不一,也必须要修好,那是专业的一部份;「Line」字眼前的空间,也不要随便用 letter-space便隔离,因为在原有的大小、间距上,letter-space太大了,有欠美观。调至视觉上适合,让文字清晰之余,也不会跟前列文字疏离太远的感觉。

如之前说,就这样基于指标原有资讯作的改动已经很大,也让整套系统更清楚、更有效率,为甚幺维持现状就当成是改变了?就单单一个灯箱指标已经可以讲一整天了。其他部份改动可能性我再陆续分享。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小细节大学问:设计师给台北捷运「全新指标系统」的建议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站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