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生活坊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下) >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下)

2020-08-09 热度287
阅读145

转眼间,2016年就这幺轰轰烈烈的结束了,而一如以往的,又到了我与大家一起回顾年度性/别相关新闻的时间。今年我将以「关键字」的方式进行回顾,并不着重于说明单一的新闻事件,而是找出这些层层叠叠的议题中,引起众人注意的关键字词,以及这些字词所衍生的各种讨论与反省。

由于2016年实在太多性别相关议题,族繁不及备载,因此本文难以穷尽,所列出的内容,可能是在社会上激起比较多迴响的议题,也有可能是我个人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排列顺序与重要性无关,而若有遗漏,也欢迎各位于留言中补充。

错过之前的关键字了吗?请往这走:上篇、中篇。

7. 底层-当女性主义遇到阶级

若你经常在社群网站上追蹤女性主义议题与性别讨论,那幺你对这样的情境可能不太陌生:某些女性(或女性主义者)对于某个词彙、现象感到不适,认为有厌女或是性别歧视的情结涉及其中。随即便有反对者指出,这样的批评太过于浅薄,只以性别为单一面向,未能考虑到其中的政治、社会、种族、经济和阶级因素。

例如过去几年有女性主义者反对使用「干你娘」一词,提倡以「非性别的」髒话取代。但同时则有人提出,这样的倡议忽略了髒话本该就是以冒犯为目的。且「干你娘」一词早已在社会中长期被运用(尤其是大量被底层的劳动人口使用),单纯的代换并无意义。更是从中产阶级的角度出发,抹煞其他族群的语言现实。

而在2016年中另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演唱组合「玖壹壹」所引起的争议了。玖壹壹以轻快的节奏、大众化的歌词和令人朗朗上口的曲调走红,并获得金曲奖提名,然而一首《歪国人》却因歌词和音乐录影带内容引起争议。歌词中以「我来自外国/地球村的女孩都爱我/什幺肤色我都有用过」讽刺CCR(跨国恋,通常指和白人男性交往的台湾女性),MV中也带有对外国人和女性的嘲弄,令不少人感到不适。

在玖壹壹被批评「厌女」与「缺乏国际观」时,则有另一派的说法认为玖壹壹之所以走红,正是因为他们的发迹路线不同于一般的流行歌手,而他们的音乐与歌词更能贴近「底层阶级」的生活、心情和需求,女性主义者不应该只从「政治正确」的角度来批评其中的性别观,而应该考虑到底层生活的现实。

其实,女性主义与阶级议题之间的冲突,早已不是新闻。在女性主义者内部,中产白人女性主义者和非白人、劳工阶级女性主义者两者之间在话语权上的不对等,以及前者如何主导许多女性主义讨论等问题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讨论,也引发路线上的分裂。而在外部,女性主义经常被批评为「中产阶级的产物」,难以适用于某些社群,更无法被底层了解。

不可否认的,因为阶级与国族导致的资源程度不等确实造成女性主义者间的声量不均,而从中产阶级环境中所得来的女性主义思考,也无法直接地被转移到其他所有的社群身上。此外,许多时候知识需要透过适当的转译,才能够发挥更大的功效。然而,这并不代表女性主义和非中产阶级(或是所谓的底层)是互斥的;相反的,性别、阶级、国族、性倾向等面向往往互相交织,综合成一个人的生活样貌。

对于女性主义者来说,我们必须看见其他因素如何影响女性主义的养成和实践,个人的性别怎幺和其他身份互动,不同族群、国家和社经地位的女性主义者又面临哪些异同;当性别身份可能造成压迫的同时,我们另外又有哪些身份可能赋予我们好处?

而另一方面,与其假设「底层」势必是无法理解女性主义或是在性别意识上无知的,或许我们也应该更细緻地分析,在某些阶级中,性别是如何被看待与作用;所谓的「底层文化」,除了受到阶级影响外,又是在哪种性别想像中形成的?如此,或许我们能够拉近一点点彼此间的距离。

8. 受害者的位置

2016年5月,就读辅大心理系的朱姓男学生在脸书PO文,指出自己的同系女友巫同学一年前在系馆遭到王姓学弟猥亵性侵,并控诉系方处置不当(事件的大致时序可参考苹果日报的整理)。该八千字长文PO出后即在脸书上获得大量转贴,随后遭到处理不当指控的辅大教授夏林清在脸书上撰文并召开记者会说明,辅大心理系并于系上举办讨论会,由当事人、系上师长、系方负责调查工作的小组成员、在学学生与毕业校友们共同进行了将近六小时的讨论。

事件并未在讨论会后落幕,反而激起了后续数月网路世界与现实生活中的交锋。除了当事人(巫、朱与夏)三人的发文以外,有辅心在校学生试图组织「沟通平台」,以及各路人士(包括法律、心理、教育专业工作者、辅心历届学生、不同流派之女性主义者、性别相关组织甚至是政治团体)从各个面向对此事进行的评论。

这起事件几乎引起脸书社群与社会上的巨大分裂,有人认为校方与夏林清处置不当,罔顾性侵事件的重要性并对巫女造成二次伤害,也把「情慾流动」和「培力」两词变成了「髒话」;另一方面,也有人认同夏林清的工作方法,认为她是在尝试另一种回应性侵害的方式,而朱生的PO文是对夏的不实指控,更是利用网路群众力量进行「霸凌」。

在这些争论中,教育部决定介入,发出「封口令」,要求「涉案系所相关人员不得再以任何形式之会议对学生说明与讨论该案」,随后并认定辅大心理系在处理此事时违反《性别平等教育法》,要求辅大校方改善。而辅大心理系系主任何东洪和夏林清则先后被辅大校方解除职务。(作者按:2017/01/26,新北地院在一年的审理后,于一审依乘机性交未遂罪判处王男3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

根据朱男的文章,夏林清曾在与巫女谈话时说到,「我不要听一个受害者的版本!你们学生之间的情慾流动我也知道……不要乱踩上一个受害者的位置!」而「受害者的位置」和「情慾流动」也在之后的讨论中成为最「火热」的话题之一。某些人认为,「情慾流动」本来应该是一件正面的事情,却在此成为责怪受害者的理由,合理化了性侵这件事情,更把「不受害的责任」交到受害者的手上。

也有人质疑,「受害者的位置」是一个人说踩就踩的吗?如果没有伤害的存在,这个受害的位置又从何而来?从另一个观点来看,如同「拉肩带」事件中的讨论,性方面的不悦或痛苦,是不是只能被视为「受害」?有没有其他可能的诠释方式?

若我们面对性冲突,只能将其简化成「加害」与「伤害」这两个对立的位置,是不是反而更强化一种既定的强弱关係,消弭了「培力」的可能?但再转念一想,如果一个受伤的人连诉说自己伤害、让这些伤害与疼痛获得倾听、认可和陪伴的机会都没有,她/他那又要如何发掘与获得力量?

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争议,已有许多论者撰文处理,包括程序的正义、法律的目的与限制、谘商与教育工作者的伦理、性侵害案件中给予受害者的支持等等,在此不再赘述。而在事发数个月后的今天,也许我们能够稍微从事件本身离开,重新面对几个提问:

什幺是受害者的位置?受害者的位置是一种「天然」的存在,还是被建构出来的?如果是被建构的,那幺又是由哪些条件建构的?又是谁决定,这个位置谁能踩、谁不能踩?而在每一个有受害者的情境里,是否都会有一个相应的「加害者」?面对加害者们,我们又应该如何回应(例如惩罚、排除或是修复他们与社会/受害者的关係)?

受伤与受害除了涉及「客观事实」以外,往往也和主观的感受有关,所以同样的情境中,不见得每个人都会感到同样程度的伤害。很多时候我们的感受也会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例如假若周遭每一个人都告诉我们某件事情很严重,我们可能就因此产生比较严肃的情绪。这并不代表所有的感受都是假的,而是我们的情绪,以及根据这些情绪所选择的位置与身份,或许并非我们所想像的那幺直观。

由此我们或许可以理解所谓「受害者的位置」是一个什幺样的概念:当一个人遭到性暴力时,「伤害」当然是无庸置疑的,因为那是对个人身体、自主性、意志等各方面的侵害。但与此同时,我们的社会是不是也倾向把性方面的伤害看得更为严重。而这种被认可的严重性(例如某些人会说「被性侵会毁了你的一生」),对于受害者的复原来说,会不会反而造成更多的挑战?

但是,儘管受害感受可能是各种因素综合的结果,也不代表个人的情绪应该遭到否定,因为同样地,这也无助于这些受伤的个体重新发掘其他的诠释可能,或是找寻自己的力量。此外,儘管在辅大案中,社会对于「受害者的位置」一词普遍感到愤怒,但事实上类似的话语我们却经常在性别暴力的情境中听到,例如那些被指控「不够小心」或是「行为不检点」的女性们就常常被认定没有受害者的资格。

说穿了,很多时候「不要踩上一个受害者的位置」这句话的意涵其实是「你不是我心中合格的受害者」。因此我们不得不问的是,谁有资格决定谁才是好的、对的受害者?又是谁决定「合格」的标準,这些标準又反映了谁的「受害者想像」?

最后,鼓励遭到性暴力的个人摆脱「受害者」的认同、寻找一种新的诠释,当然不是一件坏事,可是如果说出此话的人忘记了自己的权力位置和资源,忽略了他人情境中的艰难与脉络,那幺就很有可能变成另一种责怪受害者的状况。

除此之外,辅大案或许也可以引领我们思考,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与回应性暴力事件。「惩罚加害者」是一个最直观的反应,但是性伤害也会影响个人对性的观感、与社群的关係、与人的信任感等等。这些破坏恐怕无法靠着「加害者入狱或休学」而获得补偿和修复,此时我们又应该怎幺办?

在辅大案中,很多人讨论到依法处理的重要性,但假若体制力有未逮时,个人和社群有没有可能在其他非正式的环境里找到支援?我们要如何发掘其他的支持和回应管道,又应该如何实践?这些问题都非一时半刻得以釐清,却值得我们不间断地讨论,而在我们有朝一日寻得答案之前,或许别忘了,一直聆听、陪伴所有感到受伤(以及不受伤)的个人。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下)

2014年,婚姻平权法案首次闯关立法院,儘管社会上普遍存在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支持,却因为反同婚宗教团体的阻挠而铩羽而归。直到2016年,从蔡英文在选前表达对婚姻平权的支持,到越来越多政治人物公开表态,为婚姻平权的推动带来新的曙光。

10月时,因为法籍退休教授毕安生的自杀,他生前和其同性伴侣相伴35年却无法获得法律承认的感情关係使得婚姻平权再次成为焦点议题,加速了婚姻平权法案的时程。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国民党立委许毓仁,以及时代力量党团都提出自家版本的婚姻平权草案。

然而,一如2014年,法案遭到了保守团体的抵抗。在顺利通过一读进入司法与法制委员会后,保守团体号召民众前往立法院抗议,国民党立委也发动拖延议事,最后迫使委员会主席宣告暂停审议,并加开两场公听会。在公听会中,场内双方代表分别提出自身论点,而在场外,两方阵营也不断进行角力:

申请路权、举办大型活动、动员民众、购买媒体广告、争取曝光、製作网路文宣、抢佔长辈Line群组⋯⋯。

面对宗教团体足以负担四大报头版广告、购买晚餐时段电视广告的庞大财力,同婚团体则透过群众募资获取资金;而当反对方不断地透过主流媒体与社群网站传递各种婚姻平权和同志社群的不实讯息时,支持方则以建置闢谣网站、製作各种懒人包图文与影片,以及自发性地组织了「婚姻平权小蜜蜂」等行动,企图和社会大众说明、沟通婚姻平权议题,釐清疑惑、破解谣言。12/26,婚姻平权草案顺利出了司法委员会,并预计将在今年4月后进入二读和政党协商。

来自反同婚团体-也就是俗称的萌萌们-的论点其实和两年前相比并无新意:同性婚姻合法会破坏传统家庭价值(但到底什幺是「传统」「家庭」「价值」呢?)、会因为改变称谓(但法律上只是将父母改为双亲,并不会规範个别家庭要怎幺彼此称呼唷!)而混淆家庭伦理、会鼓励年轻人成为同性恋(但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呢?)、会造成爱滋蔓延(并不会~)⋯⋯等等,在此我们就不重複了。

简单的说,萌萌们结合了不实谣言与一知半解的资讯,利用它们的财力优势跟教会动员力,大声量地表达对婚姻平权的反对,并企图诉诸恐惧与偏见,影响社会大众的意见。

除了来自萌萌了无新意的反对以外,其实婚姻平权也面临了一些其他的挑战。例如除了民法修正案,亦有人提出「同性伴侣专法」,可以在不修改现行民法中婚姻定义的情况下,赋予同性伴侣某些权益。对此一提议,支持者认为不失为「中庸之道」,可以同时满足支持和反对方的需求,为婚姻平权取得阶段性成果;但反对方则认为,同性伴侣专法是「隔离而不平等」,仍是对同志社群的另眼看待与排除。

另一方面,较为基进的「毁家废婚派」则认为当前追求婚姻平权的氛围并非真正的进步,反而有可能更往靠保守意识形态靠近。毁废派们认为,「『婚姻/家庭』制度已经千疮百孔,应该儘速启动我们对于婚姻和家庭、以及社会各项制度进一步的检验,而非简单将同性恋者纳入了事。」

当个人即使不结婚也能够获得权益的保证,才是真正的平等。在毁废派的观点中,婚姻在我们的社会里就是一个治理工具,用来划分一个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合理化生育、执行照护、教养、与家务劳动的分工、重新确认某些性别角色、决定财产的分享与传递,以及管理个人的性、性忠贞以及性健康。而事实上,这个想法也在婚姻平权运动的许多论述中得到印证和呼应。

在婚权运动中,我们陆陆续续看见了许多对「真爱唯一」、「性忠贞」、「性爱合一」的高度推崇。也目睹了社群中对某些「不合格」的坏同志和不健康的性行为、性偏好进行排除与切割,还有对于某类典型家庭的美化想像,甚或是强调婚姻平权其实是巩固家庭价值的关键。

以追求平等的观点来看,同性伴侣婚姻权的意义其实在于修正过去的不公平待遇,停止对同性伴侣的剥夺,赋予他们在法律和国家体制内与异性恋相等的地位;但在上述的论述中,婚姻与家庭则往往被神圣化,成为人生里最重要、美好且不可或缺之事。同时,为了追求一种美好的家庭图像,除了双方的性别组合获得鬆动外,家庭的其他面向与内容反而变得僵化了:

我们追求某种浪漫、坚贞、至死不渝、紧密、并且高度为彼此(与为彼此家庭)付出的婚姻。说白了一点,虽然我们不是萌萌,但我们之中的不少人确实如萌萌一般,深深嚮往着双人一世。

这样的嚮往当然也不只存在于同性伴侣中。在异性恋婚姻里,我们无时无刻可以看到类似的刻划,不管是名人结婚时我们对世纪婚礼的崇拜、离婚时我们的遗憾,还是出轨时众人的唾弃。当我们越崇拜婚姻与真爱神话,婚家的体制就能够更有效地管理我们。

个人对双人一世、浪漫爱情的嚮往其实没有什幺错,但我们仍可以探问,这样的嚮往是从何而来的?而当这样的嚮往被发展成固定的论述并且影响着运动方向时,我们更不得不谨慎对待。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通姦罪。每当萌萌「指责」婚姻平权运动是为了推动通姦除罪时,许多人的第一反应便是否认:

婚姻平权与通姦罪无关;通姦罪仍会存在。

然而,如果我们想要讨论婚姻的内涵,我们就不能逃避通姦罪的问题,也就是:我们是否同意以国家的力量惩罚个人情慾的变动?透过婚姻平权,我们是否期待更扩大、弹性化婚姻与家庭的意义和型态,抑或是继续巩固婚姻和家庭的崇高性,并依此治理彼此的生活、情慾、照护、生养、财务?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下) 晚间压轴,以雷射光在总统府上打出「修民法、争平权」,以及象徵同志社群的六色彩虹|

终于来到2016年最后的一个关键字,如果你一路读到了这里,请让我跟你一鞠躬。

在萌萌反同婚的论述里,性解放也是常客之一;萌萌们总是爱说,同性婚姻是为了性解放。而这个时候,如果回应是「婚姻平权不是性解放」,恐怕不只落入的萌萌的圈套,也误解了性解放的真意。

在我看来,性解放一词其实是有些误导人的,常常让人以为这个概念指的只是「性行为」上的解放,包括对象、人数和方式等。但其实性解放应该要被称为「性别与性的解放」,解放的範围包括了性别认同、性别气质、行为、性倾向、性偏好等等。

简单地说,我们的社会针对性别与性设定了许多不同规矩,而性解放的目的是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摆脱这些规範,不需要因为自己的性别、性慾和性行为而屈服于某一种定义,或是被矫正、排除甚至是惩罚。例如男孩不需要维持所谓的「男子气概」、阳刚、不求助更不习惯表达情绪,女孩不需要总是穿着裙子,也可以在婚前有性行为等等。换句话讲,我们这次所回顾的10个关键字,其实都和「性解放」拖不了关係。

对于保守人士来说,「解放」(不管是否与性相关)总是不受欢迎的,因为解放代表了个人可以摆脱旧有的治理规则,重新选择、诠释并且实践自己的意愿与喜好,而打破现存的秩序也代表某些过去的权力可能不复存在。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萌萌反对的从来就不只同性婚姻,还包括所有对旧的性别规则的挑战,包括同志教育、多元性别教育和性教育。萌萌们提倡二元性别认同、守贞,避谈性别和性的选择,不愿意任何一个青少年逃离他们所编织的秩序之网。

然而,性解放绝对是重要的,如同论者所言:

性解放的过程可能并非永远愉快轻鬆;有时候我们可能会感到迷惘、困惑、不安甚至是不适,然而当我们恐惧谈论性别与性的多样性和选择,我们不仅失去了深入了解自己的机会,更可能在未来因为缺乏这样的了解而受到伤害。更进一步来说,当我们探索、了解自己的喜好、厌恶、界线,我们也更能够理解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各种挑战,并且更有能力在面对困难与伤害时,找到自己的力量给予回应。

道阻且长,希望新的一年我们可以继续一起努力。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发条娱乐官网代理网址 申博总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