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水生活 >当人们只有疗癒,没有眼泪与愤怒,世界从此开始失控? >

当人们只有疗癒,没有眼泪与愤怒,世界从此开始失控?

2020-07-08 热度759
阅读333

当人们只有疗癒,没有眼泪与愤怒,世界从此开始失控?

「时代前锋报」三版一条小小的报导,揭开世界末日的序幕。

这条电讯当天很晚才传到各报,很多家报社因此懒得刊登。「时代前锋报」把它当成次要新闻处理,塞在广告和社论之间,其实是在填左下角的版面。读者一不小心,就会漏看。它的标题是这幺下的:「烟草公司销售量意外滑落。」

光就这条消息本身而言,它只不过是我们随便翻翻、看看有何趣事才会瞄到的那一类新闻报导。可是艾德温读完它以后,却觉得头晕眼花,好像有人陡地在他的脑门上,重重打了一记。

艾德温一直在等待凶兆出现,预示将降临世间的噩运。他已经等了几个星期,自从梅头一回不经意地提起一件事,他便一直在等。就在《山上的课程》出货后不久,梅随口讲到:「邦恩诺博连锁书店打了电话来,和索利的书有关。」

「呃,」当时他满嘴都是天然酦酵焙果,等他好不容易把东西(焙果和这件消息)吞下去以后,立刻嚷道:「想都别想!那幺快就要退书?我们才不收咧,我们大约一星期以前才出货的,按照协议──」

「不是退书,」梅说:「是要订书,要加订。」

「这幺快?」艾德温这会儿可惊讶了,「他们不是已经拿了八百本?」

「他们要加订三万五千本,我们却只有几百本的库存,因此我们正加紧努力,赶印第二刷。」

「一定是打字错误!他们是不是用传真订货?他们的意思一定是指三千五百本。」

梅靠得更近,声音变得非常冷静,而且非常、非常严肃:「我回了电话,为了确认起见,问了三次。他们是要三万五千本没错,说订书的顾客差不多有一万两千人之多。他们还叫我们做好準备。他们后续还会加订。艾德温,事情不大对劲。」

到了当週週末,这本书跃登为本地畅销排行榜榜首;次週週末,登上全国榜冠军宝座。

事实上,销售量当月就超过十万本,而且并未有趋缓的迹象。这本书高踞畅销榜榜首,一週一週复一週,停在那里不动。艾德温就是在这时,开始觉得心里毛毛的。

「事情不对。」他坐在欧康诺幽黯的角落里,轻声对梅说:「就是不大对。」

「你说的是什幺话呀?艾德温,高兴一点嘛!你那本石破天惊的自助书,可是本年度的《麦迪逊之桥》喔!小伙子,及时行乐吧,好景不长,总有结束的一天,那时你又得从云端回到地面。」

「要是它不结束呢?」艾德温说,声音当中流露非理性的恐慌:「要是好景常在,永远、永远也不结束;就像某种地狱来的金顶电池兔宝宝,永远活蹦乱跳,怎幺办?」

梅往后一靠,面有忧色地瞧着艾德温,噘着嘴唇,缓缓地说:「我们讲的是一本书,对吧?一本自助书,一本要帮助人改善生活的书,我们在讲的是这个,对吧?只是一本书而已。」

「我真不晓得自己干嘛要解释这一切,」他真的气坏了:「梅!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有不祥的预感。我们没有花一毛钱来宣传《山上的课程》,分文未花。我们连一本公关书也没发出去,因此,没有得到一篇书评。可是,才不过几星期,这本书就大卖了。梅,这该怎幺解释呢?」

「艾德温,你和我都明白,最棒的销售利器,就是口碑,那比什幺都有助卖书。你尽可推出规模最大、最华而不实的行销计画,然而,只要口碑差,就算最高明的促销计画和出版社,也会完蛋。眼下就是这种情形,只是状况整个倒过来。」

「妳知道吗?书刚开始畅销时,行销部的保罗做了项读者调查,想要了解怎幺会有这种情形──妳晓得行销部一向很敏感,老是想抓住最新的趋势,藉以居功。总之一句话,保罗调查了读者对《山上的课程》的满意度,知道结果如何吗?百分之百的满意,没错,梅,百分之百。」

「这又怎幺样呢?艾德温,大家都很喜欢这本书,就这样而已嘛,你干嘛要穷操心,最糟又能怎幺样?大家都觉得很自在,觉得幸福,这有什幺坏处?」

「这个嘛,我不知道。」艾德温说:「可是我告诉妳,这事就是不对劲、不正常。」

「感到幸福是不正常的事吗?」

***

接下来倒闭的是减肥中心与健身房,家用运动器材市场与秃头神奇疗法紧追其后。有关「美腹」、「美腿」和「俏臀」的电视广告,一夕之间从全国电视萤光幕上消失,没人哀叹,也没人注意。

速食餐饮业受到重创,全美各地的麦当劳与肯德基纷纷关门大吉,怪的是,美国人的体重并未倏地大量减轻。相反地,美与丑的概念──套用图帕.索利的话──「重新对齐」了。

图帕.索利把整个过程颠倒了过来。人们对自己的身体不再感到疏远,而与身体产生了关连。美国人可能是有史以来头一遭,开始对自己的原貌原形感到自在。化妆品乏人问津,百货公司门可罗雀;昂贵的香水大减价,却还是坐在那儿蒙尘。

时装业不战即亡,人们开始随兴打扮,或者说得更精确一点,他们开始放任自己。一星期当中,天天都是休闲打扮日,是週日下午邋里邋遢坐在家里的那种穿着方式。

不论在哪个社会,购书大众都只佔了极小部分,却是影响力很大的一部分,形成灾难的关键,就在这里。

知识分子在任何社会变动中,都佔有攸关紧要的地位,凡是成功的专制君主,都明白这一点。煽动农民起义推翻社会秩序的观念,是天方夜谭;真正的革命起于知识分子。只有在旧秩序开始鬆动后,暴民才会出现,赤手空拳,拿锄拿叉,準备居功。

不论就哪个角度看来,「愤怒的暴民」都是反动的实体。是那些看书的人鼓动社会的变动,不论这些变动是好是坏。《山上的课程》首先打动的,就是此一阶级,席捲了知识分子,从而击中社会的核心;或者,说得精确一点,社会的头脑。

而一切还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7737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sun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