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V水生活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中) >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中)

2020-08-09 热度366
阅读689

转眼间,2016年就这幺轰轰烈烈的结束了,而一如以往的,又到了我与大家一起回顾年度性/别相关新闻的时间。今年我将以「关键字」的方式进行回顾,并不着重于说明单一的新闻事件,而是找出这些层层叠叠的议题中,引起众人注意的关键字词,以及这些字词所衍生的各种讨论与反省。

由于2016年实在太多性别相关议题,族繁不及备载,因此本文难以穷尽,所列出的内容,可能是在社会上激起比较多迴响的议题,也有可能是我个人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排列顺序与重要性无关,而若有遗漏,也欢迎各位于留言中补充。

上一篇和已经大家分享过「拉肩带的意义」、「女总统与她的内阁」和「爱滋汙名」三个关键字,今天让我们一起继续这趟回忆之旅~(错过上篇了吗?请往这走。)

4. 男人的样子、女人的身体

2016年10月,服装店Vieso遭到客户反映,有男性想要试穿宽裤却遭到拒绝,遭拒绝的客户表示不解。Vieso则在脸书上发表说明,指出店家贩售女装,不提供男性试穿是基于卫生考量,因为男性生理构造使他们比较容易在衣物上留下痕迹。而且很多女性客户并不愿意购买、试穿男性试穿过的衣物,因此拒绝男性试穿的决定是为了尊重大多数女性客户。

这件事情自然在网路上掀起腥风血雨,店家的支持者同意「男人本来就不应该穿女人裤子」,且店家有决定自己的商品应该如何被使用的权利和自由。反对者则认为店家的举动有歧视之嫌,「卫生」考量只是个藉口,真正反映出来的是对性别表现不同主流社会的个人的排除。

针对店家的行为,其实有非常多的讨论面向,包括店家在后续的回应中,透露出来对同性恋者以及跨性别者的不友善,或是回到最初的问题:这样的举动到底算不算歧视,或是这是店家的经营自由?店家对于营业上可能产生的「风险」(例如顾客在试穿过程中弄髒衣服)可不可以採取类似「预防」的手段(例如禁止试穿)?

但如果这些手段不是以行为,而是以「身份」(例如性别或种族)来做为分野时,是否仍合理?另一方面,男生是不是真的比较不卫生?女生试穿衣服时难道就不会有弄髒的问题吗?这其中反映出来的是什幺样的性别想像?而「穿男生穿过的衣服」为什幺会让女性感到不舒服?由此我们还可以延伸到,什幺是「女装」?为什幺有些衣服只有女人能穿?什幺是男人应该穿的衣服?甚至我们还可以问,什幺是「男人」?

店家说:「大部分的男性跟女性都不能接受男生试穿女生裤子」,他们的作法只是反映出这个世界的真实样貌。其实这句话倒是很「正确」。一直以来,我们这个世界就根据人的生理性别,设定了很多不同的规矩,包括外貌、身材与行为举止,甚至工作、家庭与人生规划上的,而为了平安的活下去,大部分的男性女性会选择遵守这些规则行事,好让自己可以融入这个社会。

至于少数那些无法、不愿意服从规则者,就会被视为异类,甚至因此受到惩罚。有时候这些打破常规的人会让我们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感到很不舒服,因为他们打破了我们对世界惯有的想像,逼得我们不得不去问:为什幺在我们的心中男人就必须如此(阳刚、不哭、穿男装、赚钱养家),女人却必须那样(温柔、倾听、穿女装、生育小孩)?

当男人不能穿女人的衣服,女人也被要求有某种女人的样子。例如,很巧合地,另一间T-Shirt製造商ViewFinder参考美国品牌「Lane Bryant」所发起的「我不是天使」(#ImNoAngel)」行动的概念,推出了一款T-shirt。在这个以名称讽刺知名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我不是天使」广告中(因为维多利亚的秘密以身材纤细火辣的女模特儿走秀出名,并称模特儿为「天使」),该品牌以身型较为丰满的女性作为主角,而ViewFinder则以这个主视觉出发,做了一个插画版,并加上#自欺欺人的字样。

从这个画面和文字的组合来看,店家的用意显然是在回应近年来各种对抗「瘦女人才是美女人」思维的倡议行动,并讽刺那些声称「胖女孩/大尺码也很美」的主张,根本只是「自欺欺人」,毫不实际。随着网路上纷纷批评这个T-shirt设计是对不同体型的人的攻击,更强化了刻板印象,店家则解释他们批判的重点「在于『放纵自己的意志去为所欲为』,而不是单纯针对体态,所以不论是先天疾病、后天失调或经济上等因素,皆不在此範围内。」

首先,我们不得不提问,是从什幺时候开始,个人的体态总和「自我管理」挂勾?而所谓「健康」和「美丽」的体态又是谁定义的?同时,我们对于「健康」的想像似乎总是十分扁平-一个纤瘦、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疾病的人,难道就是真的「健康」吗?

又即使我们同意店家的说法,体态偏胖暗示着个人的「为所欲为」,而且真的如同于任意环境开发、获取暴利一样,是应该被批评的事情。我们也必须好奇,那为什幺店家会选择用「胖女人」作为主题呢?其实说穿了,正是因为「胖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是一个非常好用且明显的箭靶,因为我们对于胖子-尤其是胖的女子-的偏见(不负责、懒惰、不勤劳),让这样的攻击得以成为可能。

事实上,我们对这些针对女性身体和饮食的指手画脚、品头论足、玩笑,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女性的身体(也不只身体)在这个社会里,总是一个应该、可以、甚至必须被规训的物件。例如有男性会对食量特别大的女性开玩笑、例如体型较胖的女性总是会被赋予各种嘲弄的外号、例如女性常常感到在公共场合吃东西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这或许是因为作为女人,我们的价值总是取决于我们被慾望的程度,所以一个「正确的女人」,必须时时刻刻维持自己可慾的程度,放纵自己的外表,几乎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堕落。这些对女体的三申五令,常常让许多「不够正确」的女性们在每一日的生活中感到举步维艰。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中)

如同很多人所知,女性主义的目的之一就是鬆动、打破这样的规则,而近年来我们也逐渐看到了许多类似的努力。例如今年在台湾出现的双人组合「肉弹甜心」就是一个温柔的反抗。两位甜心们讨论自己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分享自己的经验,更不吝幽自己的默,用此挑战这个社会里对美的单一标準。肉弹甜心提倡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和他们一样,而是即使你我不一样,我们都还是可以过得自在、快乐。

5. 好女儿不乖

除了样貌、体态以外,女性的行为也经常是规训的对像,而意图反抗的女性常常得背负各种「恶女」的骂名。2016年中最「经典」的两个事件,大概就是高中女生争取穿短裤,以及辅大女生宿舍争取取消门禁了。

前者是多所高中的女学生发起抗争,要求校方解除部分服装仪容的规定,让女同学可以穿着运动服和短裤进校门(而不是只能穿着制服裙子或长裤)。后者则是辅仁大学女学生要求废除女生宿舍的宵禁制度、在宿舍装设电子刷卡机、废除晚点名制度,并且让女宿住民可以民选宿舍的干部,落实宿舍自治。

儘管诉求不相同,但在这两起事件中,我们看到反对方(包括校方以及反对民众)共享了许多论点,在态度上也有高度的相似性。例如,反对者经常会以「保护女性」为理由来支持这些管理政策,例如不让女学生穿短裤是因为穿短裤可能会提高女学生被性骚扰甚至是性侵害的机率,而门禁也是因为担心女学生如果夜不归营,可能会在外遇到危险。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中)

这些保护的说词看似是为了女孩们好,但我们却可以发现,这些「好意」往往不会被用在改善社会环境、加强教育,让女性可以更安全、自在的生活,反而往往是以保护为名,限缩女性的自由和权利,把女性「关」起来。

同时,这些反对者的论点经常诉诸更高的权威,以及女性的附属身份。也许是如上所说的,以「长辈」的姿态表达对女性的担心,认定女性应该扮演体贴、温柔的角色,不要让他人烦忧;也或许是搬出父母们对年轻女性们施压,或是讽刺地问:「妳这样妳爸妈知道吗?」

可是,为什幺女生穿短裤需要父母的认可呢?成年的女性几点回宿舍,又干她的父母什幺事呢?这种诉诸权威的说词,反映出来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女性的附属角色:年轻时我们属于父母、长大后我们的身体便将属于未来的伴侣,因此这些「保护」是为了维持我们作为一个女儿与妻子的贞洁、完整与价值。

最后,这些反对说词往往涉及「社会观感」,包括这样的女性(穿短裤、晚归)的女性不端庄,会给人不好的想法。换句话说,这些对女性的要求和规範,来自于我们的社会如何认定「一个好女人」-甚至更详细的说是一个「好女儿」和一个「(未来的)好妻子」。如前所说,当我们的社会相信一个女性附属于他的男性亲友、伴侣时,对于女性的言行举止的规範,便是为了致力于让她们更完美地符合这上述那些角色,而不是让女性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喜好与慾望。

女人应该是什幺样子?我们应该有着什幺样的外貌、体态、食量?我们应该穿什幺、什幺时候回家、担任什幺工作、什幺时候结婚生子(或是要不要结婚生子)?这些问题并没有统一的标準,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答案,唯一肯定的答案是,这应该是女性们的决定。

6. 母猪教

要说到性别议题,「母猪教」绝对是去年最火红的关键字之一。其实母猪教并非2016年的「新闻」,后来被奉为母猪教「教主」的网友obov早在PTT的八卦、男女版等看板活跃多时。并于2015年起开始较为密集地使用「母猪」的词彙,用来批评那些「利用女性身分以及传统性别规範而获取某些好处(例如吃饭可以不付帐),甚至用这样的标準来约束、压迫无法给予这些好处的男性」的女性们。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网友们同意obov,认为他的论点中肯、语言幽默,「母猪教」就此形成,而obov的名言「母猪母猪夜里哭哭」也成为母猪教的中心标语之一。

在2016年间,「母猪教徒」和女性主义者们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网路上交火。在女性主义者的心中,母猪教几乎成为了「厌女」的同义词,各类探讨母猪教成因、思考模式,以及应对方式的文章相应而生;在教徒的眼中,女性主义者们则是一群只想要以「性别平权」的名目获得好处,却不愿意付出相应责任的人,「女权自助餐」一词不逕而走,而少数知名女性时不时会在八卦版上被点名,甚至被洩露个人资料。

母猪教的争论曾在几个事件中达到高点,一是「教主」obov一度遭到人肉搜索;二是obov因在八卦版的一篇PO文涉及「仇恨女性」内容而遭到禁言,并后续引发了PTT「女版之乱」(按:因女版版友发文表示对obov禁言之喜悦,引发其支持者涌入女版,发表挑衅或是故意违反版规之言论,迫使女版申请隐版。)

最后则是10月时,社民党的苗博雅在一场讲座中谈论母猪教,引来有「战神」之名的网友「苏美」于八卦版回应,苗则随后邀请苏美以真实姓名现身,当面讨论性别相关议题。苗的邀请又掀起一轮新的论战高峰,除了母猪教、厌女等性别议题以外,还有针对网路实名制、双方地位权力是否对等的讨论。

许多母猪教的支持者声称他们并非厌女/仇女,而是「仇母猪」;他们反对的是特定的行为,而非女性的身份。对此一说我曾在过去的文章提到,若要「母猪教到底是不是一个『性别化』(gendered)问题⋯⋯我们首先必须问的问题就是,那幺这个定义是随谁变动的?谁有权力修改、解释母猪的定义?换句话说,谁有定义母猪的话语权?」

简单的说,为什幺只有母猪,却没有公猪?「如果我们这样细细问下来,恐怕就会发现,母猪教或许有可能不是基于『仇女』的心态而生,但母猪和母猪教的存在,却和传统性别角色规範以及性别权力的差异脱不了干係。」

自女性主义理论出现以来,当然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一路上也曾遇到各种挑战与反挫,但母猪教的崛起,以及其所获得的大量支持,难免让人疑惑,为什幺所谓的厌女情绪会在21世纪、性别平权看似有所进展的此刻如此高涨?女性主义的发展是否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对于女性主义的反扑来自于性别平权在公私领域发展的不平均,以及在这般快速的发展下,个人身份角色的转化困难。

2016年性/别,新闻「关键字」回顾(中)

白话说就是,当在公共领域中,女性获得越来越多的机会和平等对待,但在私领域内,某些传统的性别观念却仍难以撼动,就很容易造成各种不平衡。例如女性即使工作时数和男性一样,回家却可能还是需要负担大部分的家事,或是必须为了生养子女而放弃工作;相对的,对于男性来说,儘管他们的女性伴侣也有工作,男性似乎仍然难以摆脱「养家」的责任,而且与此同时,他们还被期待练习各种父亲那一辈鲜少被要求的家务和情绪劳动。

此外,也有学者曾指出,当公共领域里的女性获得越来越多权益,某些感受到传统父权结构鬆动的男性们可能会因此感到威胁,因为他们无法再维持传统的性别角色设定,故会试图透过私领域里的规範来维持一个「小型的父权社会」。

最后,我们目前面对的贫富差距加大、工资冻涨、长工时、社会流动停滞等问题,也某种程度上的加深了青年们的剥夺感,而性别就可能变成为某一种洩愤的出口(举例来说,当自己只能赚22K、又要被家人逼婚的时候,面对争取同工同酬的女性们,与其觉得「我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大部分的人反而比较容易产生一种「有什幺好抱怨的」愤愤不平感吧)。

因此,母猪教信徒们真正愤怒的对象,其实不应该是女性,因为仇恨女性并没有办法解决他们所面临的焦虑。相反的,母猪教徒们所面临的困境与反感,其实也正是很多女性所面临的限制与伤害;是这同一套父权逻辑和性别规範,让男男女女们感到无法呼吸,并且必须选择某种特定的行为模式,并且用这套模式评量、检查彼此。

说穿了,所谓的公主病和母猪教,其实是同一条生产线的成果。同样地,母猪教的敌人也不是女性主义者们,因为女性主义者反而是最能够同理许多男性难以言说的焦虑与苦痛的人。

女性主义者们所奋斗的目标,也包括让男性们摆脱过去传统的性别守则,不再需要一味地扮演阳刚、不求助、出门一定要付钱的「养家者」。而对于那些为了母猪教崛起而苦恼的你我来说,我们或许也需要再更细緻地分析母猪教心态背后的时代、经济与社会因素与脉络,才能给予这些反挫更好的回应。毕竟只有当我们站在一起,一起打破这样的性别设定时,才有可能一起获得自由。

(还想知道更多关键字?请继续锁定完结篇!)

精选推荐

申博太阳城_金沙js9|一片充满友谊互助|让本地生活更美好|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三公赌博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版一728彩票线路